县级新闻

造谣:化学元素的中文翻译与朱元璋的家谱无关

作者:admin 2019-08-19 我要评论

Photo byLouis ReedonUnsplash,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短史记(tengxun_lishi),作者:杨津涛。图:徐寿受“朱元璋家谱”影响...

    Photo by Louis Reed on Unsplash,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短史记(tengxun_lishi),作者:杨津涛。图:徐寿受“朱元璋家谱”影响的说法广为流传关于《元素周期表》,中文互联网广范流传一种说法,认为晚清人徐寿在翻译元素名称时,得到了“朱元璋家谱”的启示,借鉴了明朝诸王的名字。这种说法,只是段子。徐寿翻译元素名的原则朱元璋登基后,为后代子孙选定了名字的第一个字,并要求第二个字按照“五行循环”的原则,使用火、土、金、水、木为偏旁。如此一来,为避祖先名讳或与同辈重名,朱明皇室的名字中,确实出现了很多生僻字,包括后来用为元素名的铬、钴、钋等。至于说徐寿(1818—1884)在翻译《元素周期表》时,受过明朝诸王名字的启发,则属后人附会。理由很简单:(1)没有可靠史料言及徐寿参考了朱明皇室的命名。(2)铬、钴、钋等是生僻字不假,但《康熙字典》都有收录,徐寿无须去所谓“朱元璋家谱”或《明史诸王世表》里“重新发现”。图:《康熙字典》里的“钾”字在徐寿之前,美国传教士丁韪良、玛高温等已将一些元素名翻译为中文,但质量不佳(如丁韪良将钾译为“灰精”、砷译为“信石”等)。①在江南制造总翻译馆,徐寿采用“口译笔述”的方式,先由英国传教士傅兰雅把西方化学书籍逐句翻译为中文,自己记录后,再改正润色,使之符合中国人的语言习惯。他们就是在合作翻译《化学鉴原》(出版于1872年)的时候,遇到了化学元素名称的翻译问题。图:徐寿和傅兰雅徐寿和傅兰雅为化学元素的翻译,制定了三条标准:第一,“原质之名,中华古昔已有者仍之,如金银铜铁铅锡汞硫磷碳是也”,即汉字中原有的元素名,如金、银、铜、铁等,直接使用。第二,“昔人所译而宜者亦仍之,如氧气、淡气、轻气是也”,即前人翻译的元素名,如氧气、淡气等较为恰当的,继续沿用。第三,其他数十种“从古所未有”者,“今取罗马文之首音,译一华字,首音不合,而用次音,并加偏旁以别其类,而读仍本音。”意即是,符合第一、第二原则外的元素名,一律按照其英文读音的首音或次音,选取同音汉字,并配上金、石等表示特质的偏旁。②这里的第三个点,后来成为化学元素中译的基本原则。徐寿和傅兰雅共翻译了64种元素(金属49种,非金属15种),其中大约一半,同美国教会医师嘉约翰与何瞭然合译《化学初阶》的元素名一致;另外一半,如钙、钠、钴、钾等,则是首次作为元素名。《化学鉴原》所录64种元素的译名,有47种一直沿用至今。图:《化学鉴原》内页中文版《元素周期表》的首次出现,也是在《化学鉴原》中。书中所录《中西名元素对照表》,包含元素的4项信息,分别为西名(英文名称)、分剂(摩尔质量、原子序数)、西号(英文简称)和华名(中文译名),可谓详尽。另外,徐寿、傅兰雅还翻译了一系列化学名词、化合物的名字,如合金译为“杂金”、氯化钙译为“镉弗”、乙醚译为“以脱”等,大都缺乏标准化和准确性。③元素中译名的统一过程如前所述,从晚清起,化学元素名被翻译过好几次,不同版本所用译名都不尽相同,以至人们在称呼元素名时,很容易发生混乱。为改变这种状况,西方在华传教士丁韪良、傅兰雅、狄考文等成立了“益智书会”,先后编印《修订化学元素表》(1898年)、《协定化学名目》(1901年)和《术语辞汇》(1904年)等。对于化学元素,他们的一个建议是,为气体元素都加一个“气”字头。1915年,北洋政府教育部颁布《无机化学命名草案》,标志着官方开始介入化学元素译名的统一问题。受其影响,中国教科书上的化学译名逐渐统一。有学者研究了1901—1920年间,中国20种化学教材后,发现同一种元素,往往有3种左右的译法(其中绝大多数采用的是徐寿的译名),部分徐寿没有译过的新元素,如钪竟有“鉰”“锶”“錹”“鏮”“斯甘胄谟”等8种译名。再看1921~1932年的12本化学教科书,已经几乎全部采用《无机化学命名草案》给出的元素名称了。④图:1920—1932年的32种化学教科书中,不同时期常用元素译名比较(何涓《清末民初化学教科书中元素译名的演变》制图)需要指出的是,当时的学者们对草案给出的译名并不满意,争议颇多。比如,对于C、P、Hg,有的学者主张使用中国原有名称,即炭、燐、汞;郑贞文认为,这几个字不能表现元素特质,应按照草案规定,使用碳、磷、銾。梁国常认为,燐指的是鬼火,为气体化合物,不能用来指称化学元素,因此支持用磷表示元素P。又如,任鸿隽认为Si应译为“矽”,而不是硅,他的理由是,矽的读音和“原字符号之音相近”。梁国常则反对说,矽和锡同音,不可使用,硅来自日译,应当沿用。⑤至1932年,国民政府组织国立编译馆,其主要任务之一,就是统一元素名称。其译名组成员王季良、郑贞文等,决定了4项原则:A.取字必须遵照一定的系统。B.以谐声或会意为主,不重象形。c.必须便于读音、便于书写,笔画以简单为原则。同音字、不易识别的字、易与行文冲突的字,都应该避免。D.旧译名符合上述条件者,尽量采用;如果有两个以上译名.则依照上述各条,选择最佳者。经过多方讨论和征求意见,《化学命名原则》最终完成,并由教育部发布。该书包含元素92种,比《化学鉴原》多28种,译名如氢、氧、氟等也更为科学。化合物的译名,如氧化铜、盐酸、硫酸等,准确性大幅提升。对于《化学命名原则》,当年“习化学者几已人手一册,其在化学界之权威无劳赘述。”⑥图:《化学鉴原》和《化学命名原则》部分元素译名对比(施杨《国立编译馆与近代科技术语的本土化——以<化学命名原则>为例》制图)此后,《化学命名原则》不断修正、完善,各种化学书籍所使用的元素译名真正走向统一,有了我们现今所见的《元素周期表》。梳理了丁韪良、徐寿、郑贞文等人对化学元素译名的贡献始末,就不难发现,科学术语的规范化,有赖于学术传承及自由讨论,不是偶然受某种东西(如所谓“朱元璋家谱”)启发即能实现的。图:现在的《元素周期表》注释:①王琳:《近现代化学元素名称研究》,辽宁师范大学2015年。②王杨宗:《傅兰雅和徐寿的化学术语翻译新探》,(德)郎宓榭等编《新词语新概念:西学译介与晚清汉语词汇之变迁》,山东画报出版社2012年,第281—293页。③徐丹慧:《晚清译著<化学鉴原>的翻译与传播》,南京信息工程大学2015年。④⑤何涓:《清末民初化学教科书中元素译名的演变》,刘青主编《中国术语学研究与探索》,商务印书馆2010年,第496—517页。⑥施杨:《国立编译馆与近代科技术语的本土化——以<化学命名原则>为例》,南京信息工程大学2016年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短史记(tengxun_lishi),作者:杨津涛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

     本文由 短史记 授权

     网 发表,并经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!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有本领蹦1个好玩吗 有本领蹦

    有本领蹦1个好玩吗 有本领蹦

  • 垂钓小达人破解版下载如何下

    垂钓小达人破解版下载如何下

  • 苹果盛气凌人的演讲:客户不

    苹果盛气凌人的演讲:客户不

  • 漫游地球带来自制的科幻电影

    漫游地球带来自制的科幻电影